我的公主,我想把你留在时光里

    期次:第444期    作者:◆ 武忆朦

大年初二,我和母亲起了个早,跑去电影院,去看《你好,李焕英》。贾玲和沈腾,都是母亲喜欢的喜剧演员,他们的作品,母亲肯定是要去支持的。之前看了豆瓣影评,知道这肯定是一部催泪的电影,去看电影前,还和母亲玩笑地说道让她多带一些纸巾。母亲素来感性,真怕她在电影院哭成一个泪人。

可没想到,到最后看完电影哭成泪人的竟是我。母亲不仅没有流泪,反而被逗得捧腹大笑。我问母亲为何没被结尾李焕英对贾晓玲的付出感动,妈妈只是浅浅地说道,这些不是一个母亲应该做的嘛。母亲的一句话,竟让我一时不知说些什么,像是一股莫名的暖流,激进我的心里,不禁又酸了眼睛。

回到家,看到客厅里摆的母亲年轻时的照片,想起电影里,贾晓玲穿越回到过去,我不禁心血来潮,找到了以前老照片的影集。一张张照片,就像电影的剧情一样,时间在慢慢倒流,透过照片,一点一点地回到那个熟悉却又有些陌生的过去。

那曾经玩耍的公园,如今在这鳞次

栉比的高楼间,已经找不到了

身影。牵手的玩伴,最后也变成了不太联络的普通朋友。照片里的人,有人历经风华,染上白发与皱纹;有人悄悄离开,未曾说过再见。这场电影落下帷幕。蓦然回首,那所谓的电影,原是一个人平凡而精彩的前半生。

我们家照片最多的,要属我的母亲了。母亲早年在影楼里工作,自小时候,便喜欢拍拍照照。看我母亲的照片,你很难想象照片里的人和现在我身旁的是一个人。照片里的她,喇叭裤,呢子大衣……复古的时尚单品,怕是要挤满她的衣柜。这和现在因为买了一件绿色花袄被我无尽嘲讽的她,品味完全不一样呀。

我看着照片里那二十岁的我的母亲,像是和一个既熟悉又陌生的朋友碰面。二十岁的霞霞(我母亲的小名)一个未谙世事的少女,喜欢紧跟潮流,穿各种漂亮的衣服,会因为自己的肚子胖了一点而烦恼不已。四十岁的母亲,不再追赶潮流,只是穿着符合中年妇女的衣服,身材走了样,还依然嘴硬地说自己一点都不胖;二十岁的霞霞,喜欢走到哪里都要拍拍照照,为了自己的梦想,省吃俭用地花一千块钱的高价买了单反相机。大凌河结冰的水,商业城楼顶的天台,在哪里,都是这个模特的主场。四十岁的母亲,好久没有照过相了。和她自拍的时候,她也是躲避镜头,遮盖鬓角不听话的白发。她也再没有那一掷千金的勇气。那个陪伴她整个青春的相机,也因为这个不产胶卷的时代,被淘汰躲在我家的柜子里。

年轻的霞霞,何不也曾如电影里的年轻的李焕英一般,意气风发,阳光明媚。

母亲改变了很多,因为这个世界,因为生活,因为我。早年的奔波,让她知道了倒头就睡是什么感觉,让她知道不断的腰痛是什么滋味。我和母亲看着这些相片,双手抚摸着相片,母亲眼里装满了感慨。我和母亲说,若我们也像电影一般,回到过去,我也会和贾晓玲一样做,因为我也觉得你值得更好的人。母亲笑着摸着我的头,跟我说,那我也会像李焕英一样呀,要不然上哪里找这么好的大丫呀!母亲和我聊起从前,眼睛里透着光芒。她记得,记得十八岁那年,苹果树下,夕阳的余晖映在她的脸上,那是她第一次拍照;她记得,记得时间推移,那些不再联系的朋友和她的每一件趣事;她记得,记得怀孕三个月,也穿着漂亮小裙子去别的地方游玩的快乐;她记得,记得生我的时候,身上那道疤痕的长度;她记得,记得我生病昏睡过去,着急地和医生争吵的模样;她记得,记得她的姑娘,给她写过的信里面的每一句话……那个二十岁的霞霞,始终都活在母亲的身体里。

现在的母亲,不像之前那样忙碌了。她会缠着我,陪她逛街,迫切地想知道当今流行的衣服,会每天晚上做精致的晚间护理,会像小姑娘一样,把我睡着的糗样拍下来,会每天亲吻我,会和我一起做着住上别墅的白日梦。那个二十岁的霞霞,好像回来了,仿佛不是我穿越回到了过去,而是那个照片中可爱的母亲穿越到了现在一般。

如果真的回到过去,见到了二十岁的霞霞,我不会像之前想的那样,让母亲选择另一种我认为的更好的人生。如果遇见她,我会对她说:你好,我是省城二姑家的表妹,我是来让你开心的!